韦德体育网_体育新闻门户网站

韦德体育网_体育新闻门户网站

http://www.fcjyl.com

菜单导航

青海湖及其附近事[图]

作者:?韦德体育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07日 17:03:58

  说是去环湖,其实尚有50多公里没有到西海镇。但西海镇是起点,所以也算到了的。

  国庆期间的西海镇很冷清,冷清得有点萧条,不大,20分钟基本就可以把镇子外围用自行车逛一圈。可以住的地方挺多,我们住西海饭店。当然,“饭店”这个解释不以大城市的饭店为准,上下三层,有30块钱一天的两人间,公共厕所。洗澡要到另外的地方去洗,4元。晚上10点基本澡堂就停止营业了。

  不过后来才弄清楚,澡堂,旅店,还有楼下的回民餐馆都是一家人开的。在西海镇呆了两天,闲逛饭后之余和老板聊天才得知其10年前就来此经营了,70万的价格拿到30年的经营权,在装修添置行当差不多要100多万,找银行贷的款,整栋楼有将近1000多平,水电暖气自己出。他抱怨供暖不停的再涨,但言语之间还是挺得意,因为照这个趋势在租约内赚个百万以上是不成问题的。

  西海镇以畜牧业,旅游,电力业为其主要经济支柱。每年4月到10月间基本上是做旅游业的黄金时间,黄金得像此时的油菜花,铺天盖地,旺盛不已。


  从前西海镇是中国核武器研究基地,世事变迁,不过数十年变成寻常百姓家了,但周遭还有从前就的建筑,老旧的苏式房子,毛泽东语录仍然可辩,只是已经斑驳,抵抗着时间和草原上的劲风

  西海镇住了两晚,白天天气基本多云为主,中午冲锋衣就够了,早晚就在里面加抓绒。自己还是速干裤加护膝,没想像中10月青海的冷,风基本不大,但是一定要带长指手套,如果骑车的话。晚上睡觉时有高原反应,呼吸心跳加快,特别是喝了酒后。

  环湖东路很安静,上面基本只有同伴和寥寥环湖磕长头的人以及不管不顾阻塞公路的羊群。偶尔有上坡,但总是有下坡让自己平衡的,会穿过牧场,沙漠,最后远远的瞟见天边的一抹蔚蓝,青海湖。

  很多骑车的人都比较愿意去环趟青海湖,特别是离青海湖越遥远的人这样的心情就更浓烈。其实单从欣赏景色讲环湖只有不到3分之一的路让你有骑车的快感,而这3分之一的路统统是在光秃秃的路上,你不可能只在早晨和黄昏时骑行吧?虽然那是环湖最让人神怡的时刻,但这两个时候也有缺点,一个是太冷,一个又是体力最差。

  10月初的环湖东路,早上有点冷,上身抓绒冲锋衣,下身速干加护膝足够。如果不知死活的非要上穿羽绒下着带绒的骑行裤,那20分钟后必定是落得在大马路上换裤子的下场,那种只穿内裤换裤子的样子。这时就会觉得那里视野实在开阔良好了过头,就算多云的天气也是如此,当时我换裤子时差点把裤腿戳破,因为想快点穿。

  其实环湖不用什么功略,长的陡坡不多,按四天骑就是。再难骑总比不过香山的马道吧?个人觉得经常骑骑香山,环湖基本没什么问题。

  第一天的午餐是在从西海镇出来快到环湖东路尽头的一个牧民开的帐篷餐馆吃的,土豆烧肉,酸辣白菜,做法极象川菜,哪哪都有辣椒,不过很好吃,川菜看来是深入人心。值得一提的是那壶奶茶,8磅水壶的奶茶,四人尽喝,才15元。很有点台湾珍珠奶茶的味道,其实就是奶加茶叶炮制,加点糖。好喝!

  餐馆为夫妇两人经营,脸上都是暗红暗红的,他们在自家靠湖边的牧场盖了固定的房子,每年3-4月到10月长假之间来此做生意。他们觉得放牧不如作生意,女主人很勤快,打水,洗菜,炒菜,都是一人忙碌,男主人就是招呼客人,上上茶水什么的,那里的女人很能干。

  傍晚到所说的151基地,就是原中国鱼雷发射实验基地,其名因在青藏公路151公里处。

  往湖边骑时已是斜阳在天际,先远远看见一队人在马上朝我们观看,狐疑中接近点就被他们一下围了上来,很象马贼冲锋,只差听见呼哨了。每个人都分了几个骑马的牧民随从:骑马吧,骑马吧。。。不停的在耳边呼唤,有一胆小的mm被逼到夺路而逃,偏偏又是一路下坡,调头不得,只得偏转车头,看上去到象斜路杀开条血路,但最后还是落得被围的下场。你说不骑,就对你说:你要是等下要骑的话一定要骑我的,说好了啊。。。就这样定下你骑马的命了。


  这里已经商业了,当地人做生意的热情很高。碰见一小丫头,很想骑我的车,上面有挺沉的驮包和适合我的车座。说她骑不了,不听,还说:我骑你的车,你骑我的马吧。。。看来他们还是保留物物交换的传统。为了说明我非小气之辈,别人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就让伊拿去骑。不过也为了说明自己是真的不骑马,就忍住了骑她免费马的念头,装大度的样子看其把车骑走。面子真要不得,其实还是很想的。。。。在很努力的想上那么高的车座数次不得后,小丫头不得不满脸通红的还我车,累的。

  这样经历后来另个同伴也碰到过,是我们吃饭餐馆的厨师,作为交换骑车的条件,他告诉我们吃饭的时候菜单会拿便宜的那种。。。当他把车骑走后,C偷偷的附在我耳边说:他不会把车骑跑吧?。。。面露忧色,看着他的车子被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骑着远去,当时青海湖的夕阳已经翻过山,天色阴冷下来,估计C的心也和路边的温度一样。

  当时数人找地方住,在mm们去看房子的时候旅店楼下餐馆的伙计(后来知道是厨师)对C的车子很好奇,非常有兴趣的样子,先递根烟搭腔,遭婉拒,然后直接说这车好轻,问价钱,大家含糊应付,不两分钟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他说想骑骑。C 是抹不开面子的人,我也不置可否,反正我的车有驮包,又脏,赖不唧唧的放倒在地上,应该没人有兴趣。所以就他的公路车被拿去骑了,还好,出去也就一公里就回来了,这是让近视眼的C几乎崩溃的一公里,虽然有眼镜,但估计图象在他眼里是消失的。

  还在等看房结果,不想被一帮结束揽客骑马生意的牧民团团围住,都是以称赞车开始,问价格挺进,最后都是:让我骑骑好不?。。。一般都看中公路,我的破660没人感兴趣,看来轻巧的东西还是让人着迷,毕竟660粗壮得和大28的样子比较象。比较让C汗颜的是mm的拒绝方式,记得一个说:明天吧,明天再说好么。。。。另一个干脆扳着脸:不行。。。,然后两眼望前面,无限向往远方的样子。。。。

  这地方灰大,饭菜不热,菜盘子小,刀锋利。住大概20元/人左右,当然你要努力砍,这时就显出女性的优势了。

  青海湖南边109国道这段路车多,实在是败兴,凑合骑吧,不象黑马河到布哈河那么清净,近湖,真的很享受。在那段清净的路看到湖天一色,发黄的草,苍茫,也看到白白比两个成人手掌大的馍装在瓦罐里,盖子上面堆着干硬烧着冒烟羊粪,不见羊粪的话还是很诱人的。知道自己思维定势,习惯是养成的,如果从小就是用羊粪做饭的话,馍馍真的很诱人。

  第二晚住鸟岛宾馆,150标间,虽然有旁边有15的旅店,但想洗澡,所以就腐败了。天一黑月色就显出它的亮了,那天正是中秋前一天。晚饭后出了宾馆没有路灯,挺冷,想浪漫的月下散步一把,但终究敌不过哈欠连天泪眼朦胧,于是闪人。 

 

  次日过刚察,按功略应该住这里,但时间太早,才下午3点,且问明前面二十多公里处的哈尔盖乡有住宿,于是继续前行。于是有了教训,环湖的人几乎没多少人住哈尔盖乡,住宿的只看见两家,虽然便宜,10元/人,可被子却有袜子的味道,那种一个星期没洗的袜子。被子的前后上下都是如此,忍住呼吸的睡去,身体开始象有高反的样子。


  哈尔盖之夜正是中秋,月色刺眼,让人惊叹,张口结舌。不会居然下起了雪,白色的月亮白色的雪,随穿街的风扫过无人的道路。公路被哈尔盖乡夹住了300米左右,8点后基本看不见行人了,不由想起两个字:龟缩。

  没想到660的闸皮可以让我从山顶冲到QL ,整整30多公里。最近在京从香山狂下到底后都有换闸皮的冲动,但人偷懒,于是坚持到青海,还真是结实。今天和同伴分手,进入未知未计划的地带,当初只是那么一想,运气很好,搭到了顺风车,客货两用,正好放车。顺风的价格40元/人.车。到了最后的垭口,觉得不下来骑有点惭愧且浪费风景,于是下车分别。

  从草木不生到雪松地带,流水的声音渐强,正赞叹黄色的叶子养眼的时候下起了雪粒。40km/H的速度加上迎面的山风让雪粒抽在脸上有实实在在的痛。眯着眼睛,衣服拉练拉高,缩着脖子,忍着冰冷的坚硬下坡,完全没有享受,只想尽快穿过雪带。

  一转弯,有辆停在路边赏景的车,车上的人带着诧异的表情:买不起车真辛苦。。。路过伊的时候自己把脖子伸出来做自然不畏风雪的样子而过。。。。穿过雪带的时候嘴巴木了,话已经说不利落,不由替刚才看见一背大包的老外担心,相遇的时候其正怡然自得往山里走。对于HBZ最美的BBZ,外地游人很少,更看不到着冲锋衣和登山鞋的人,这让眼睛可以安静会了,所以我们那身装束和车子经常引起群众侧目。

  进QL时雪变成了雨,很有江南冬天的感觉,一说话嘴里都是哈气,没想到加了羽绒服从住处出来却出了汗。嘴巴是油身上是汗的从饭馆里出来,雨还是哩哩啦啦的,担心行程的回去洗洗睡了。中途起来如厕,却发现雪山被月色照亮,慌乱穿衣出来,10月7号的月色几乎把人晒伤,雨早已经消停,空气一尘不染,峡谷里的小镇如霜,安静如睡去的人,寥落过往车的响动只是它偶尔的鼾声。。

  BBZ沿峡谷走向而建,初到被下雨的天气骗得以为小县城很不错,但次日放晴,下午就在街道感受到灰尘飞扬,不过这样倒显得夕阳朦胧。因为在此处开矿的多,来往运矿的车就随之密集起来,旅游根本不是其主要收入,虽然它的风光在HBZ最漂亮,连当地人都这么说。据查上半年其旅游人次还不到4万,与之相比香山红叶一个周末就可以到10万左右。最好有个平衡,当地又可以增加收入,但旅行者又玩得好。但事情往往总在两个极端间,中间的平衡点不好掌握,特别是旅游,属于难养之列。

  很享受的躺在有点凉的草地上,看着沟外远处的雪山,耳旁尽是流水,结伴着天空的蓝色奔腾下山。现在已是10月8日的中午,到现在骑了不到4公里,彻底胸无大志的在静谧的沟里晒太阳,很满意的叹气。无意闯到镇边上的一个山沟,一进沟就高兴不已,兴奋的同个当地的老太太打招呼,夸此处风景漂亮 ,伊礼节性回应的笑笑,不解的擦肩而过。几公里外是鲜活热闹的集镇,喧闹被发黄的树叶隔开,漫无目的的惬意。。。

  午后沿河而下,出沟就是温暖,在太阳底下几乎可以短袖示众。晃晃悠悠的骑,经过黄色可人的树林,不雪白的羊群,最后在视野开阔的田边等日落,想看金色的雪山。。。一天来回骑了20公里。

  9日,挺舍不得的离开BBZ,镇上的住宿挺便宜,50-120左右可以住到标间,全城无电梯。大好晴天,镇上的灰尘也好大,出了城区空气立刻恢复高原上的特有透明。

  快到AR的时候远远望见一个小山在公路上移动,近了才知道是穿城过镇的货郎,很怀疑如果没有他人的帮助他如何能上得了那辆大28自行车。过个缓坡时经过了他,两人相觑一笑,算是打了招呼。很好奇的问:一共有多重?“一百多斤吧” ,每天骑多远?“来回40多公里,到前面乡上就回县里了”。。。。很是佩服,毕竟刚才一路过来要爬7-8公里的坡,回去可能还更多些,就算不骑用推,也很需要体力。他应该是回民,很自然的笑着和我聊天。基本上每天跑一此线,大概每天的收入是20多元,晒得黑黑的,和头上的小白帽对比明显,笑意盎然,车上锅碗瓢盆,羊皮绳子,基本都是日用百货,真难为他如何装的车。所以当他看向我时说:你的车多重。。。就很让我汗颜。每天这样跑,很辛苦,为了每个月600元的收入。其实很替他担心,卖那些日用品能赚多少钱?而且一路过来没几个居民点,就算人多点的地方也有小店,他每天出来这一趟在我看来都是在赌运气,希望风雨的日子少点,就是有也要雨过天晴。。。。。。

  下午,当那两个看不清面目的家伙第三次从我身后在摩托呼啸而过时我停下,在地上找了点东西,有两块半个拳头大小的石头,而且居然找到半个破啤酒瓶,几乎接近拿着瓶嘴往地上一磕那种可以自卫伤人的效果。在手上比划了几下,顿时填满了一直无刀在身的空虚。把那半个啤酒瓶插在驮包上,然后继续前行。那两个家伙已经跟了我们1个多小时了,超过我们的时候一般就在一两公里的地方停住,在我看来他们虽然停在那里向路边的牧场指点,但总不时扭头瞟向我,在我们经过的时候他们又跟在后面以几乎相同的速度前进。这条路在两山中间,当中是牧场和流水,应该属于省道,安静到寂寞,几乎可以听见路边牦牛咀嚼的声音。平均7-8分钟过个车什么的,所以觉得适合打劫。碰到这种情况就要保持体力,在上坡的时候我放得很慢,就算很小的坡也是如此, 不想累的半死还要应付两个人的拦截,虽然两个人都是170左右的瘦弱样子。

  下午2点多的峡谷无风,安静,牧场的草枯黄着硬挺最后的时光,蓝天白云应该是很诗意的画面,但整个心情都被那两个陌生人给搅动了,不安和跃跃欲试搀杂在一起,本来已经适应高原的心脏又开始扑通扑通的跳起来。

  看看码表今天已经走了60多公里,离OP已经不远了,看着第四次经过身边摩托车的他们在前面几百米的地方晃晃悠悠,不禁有点焦躁:小子,要动手就来,你打探这么多次也摸清情况了吧。。。

  这样走了10多分钟,他们又一下加速,跟路一起拐了个弯不见了。麻木的看着,估计不会又可以看见了,毫无新意。这些事情一直没有和同伴说,怕吓着伊,再说女人临事时的直接反应爆发力应该很强,起码尖利的叫嚷也可以让人分神一二吧?一直以临战状态骑着,分析其可能下手的地形。。。。。。

  猛然发觉前面一条大直路上人的踪迹全无,这可是一条6-7公里的平路,视线良好,而且已经感觉到OP 小镇的气息了,那辆跟了一路的摩托已经消失,就这样问题解决了??有点愣神。看来是自己吓自己一场,于是收拾心情看4点多的高原风景,最后一个4公里的坡让人意志消沉,已经打算在小镇休息,虽然只有4点多,阳光刺眼,还是决定住下。

  OP小镇在垭口下方垂直高度4-5百米处,峡谷牧场的边上,水应该是不缺的,黑河就在牧场中间。

  小镇有小超市两个,菜铺两个,穆斯林餐馆两三个,肉铺两个,川菜馆一个,旅店两家,无澡堂,这是看到大概的印象。太阳好无风的时候有些人悠闲的在阳光底下打台球,旁边一些抱臂的围观者,个个脸上黑红。

  住下后出去觅食,在西北数日来,一到饭点就不由自主想吃米饭炒菜,根本不给理性一个机会:吃点没吃过的东西,比如猫耳朵,撮鱼儿。饥肠辘辘时的本能反应是米饭加肘子,回锅肉。对于西北的风味最多就是尝过酸奶,早饭没有豆浆油条只好用粉汤代替,被逼如此,算不得数。

  进了小镇唯一的川菜馆。这个饭馆挺有意思,老板,服务员,采购,厨师都是一人,一个10多年前在附近当兵的四川人,老家乐山。

  一个人忙前忙后,上菜居然不慢,我们落座到上第一道菜不超过10分钟。期中白菜还是他在我们点菜完后过街对面去买的,这样的速度看来跟我相当。

  饱暖后在饭桌上喝水和他闲聊:老板,你这一个月能挣多少?。。。。吱呜含混不清的回答从厨房传来,不知所云。知道此问题比较三八,可既然开了头就不好意思不坚持了。终于打开这位胖忽忽圆脸一个月洗两次澡老板的口,伊靠在厨房门口,围着围裙,贤妻良母的样子和我们聊起来。

  从前退伍后在县里开过餐馆,消费流水不低,有时有大几百的一桌,无奈白条也多,垮了。转到小镇这,交通要点,赚过路人的钱。“看这冷冷清清的样子,能赚什么?”我问。呵呵,这你就不懂了,就拿刚才的酸辣白菜,5元,我起码可以做5顿。。。那棵白菜有成人大腿那么粗,OP的蔬菜全靠外运,他说白菜是8毛一斤,这让最近刚在京的一个早市以一元2棵买白菜的我很是惊讶:这样他都能赚!饮食利润可观啊。。。

  聊到房子,上下三层,每层10多平,房租300元/月。“一个人不辛苦寂寞么?”
  “没得什么,习惯了”很平静的脸,一口川腔。

  每年天热是他生意最好的时候,要雇一小丫头帮照看。他不无得意的告诉我生意最好的时候一个月流水上万,不敢想象这鸡毛小店居然有这么高的营业额。
让人嫉妒的是他每年从11月开始到次年3月都回老家休息,用他的话说是:耍起去,打打麻将。。。因为这段时间几乎没有生意。“那你一年能挣多少?纯收入”终于到了最三八的问题了。“大概3-4万吧”一脸的满意。。。。

  我开始在琢磨自己是不是回去好好提高做饭的手艺,然后在他对面开个鄂菜馆什么的,最不济卖个酸辣白菜起码扣除费用后也有200%的利润啊,主要是每年只干7个月,剩下的5个月可以到处游走,耍起去。。。。胡思乱想间听到此处没有澡堂,想洗澡就要到67公里的县城去洗,对于每天必洗的我来说好象无法忍受。“我挺讲卫生的,没个月都要去洗两回,不象这里的人,一年都未必洗一次呢”老板自己这么说,很佩服他,清理自己要奔波130多公里。突然想到:我要是在此处开个澡堂。。。。顾客应该不止我和这位老兄吧?不过要是他也是两个星期洗一次怎么办?。。。

  10日离开OP,上了半小时的坡,然后狂冲30多 公里的下坡。过后就是平原,但有小小的下坡,不骑,速度可以保持到最高35。这样的情况持续了有数小时,黄昏十分到达ZY,进入城市的圈子,就远远感受到灰尘的边缘,离北京已经不远,只有20多个小时车程。身后是逐渐随落日远去的高原峡谷,牧场,寂寞,还有轮胎印记。。。

  此趟骑车,包车,搭车一路下来,感觉不错,除了在青海湖边印象一般,其余剩下的数天到是有意外的惊喜,游人少的地方就是不错。记得有次中午在牧场边吃饭休息,见一牧民骑马相对而来。中午寂静的高原牧场下就那么一个当地人走向你,所以不得不说:扎西的乐,没想到老哥不懂汉语,所以双方扎西的乐来回几个回合。最后在他比划下终于知道他什么意思了:以为我们是货郎。。。唉,要是就装这么点驮包的东西就来叫卖,挣的钱还不够买米,因长途劳累增加饭量的米呢。

  幸好自己没有追求什么环湖完成,在离西海镇尚有50KM时决定上另外条路,带着犹豫不决的心情。有时把自己投向朦胧的未知之地,收获,可能是天堂,可能是地狱,就在你竖起搭车的大拇指时。。。。


  另:走的时候把车拆了带上去,狐疑的推进北京站的时候居然只有一个工作人员问了问就不管了,原来真的可以如此啊。不过在车上被补了70多元的票(2辆,砍后),回来的时候尝试随车托运,同样的居然花了180多,也没省多少事情,出来后取车等了一个多小时。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足球外围是什么意思 足彩玩法 沙巴体育 外围足球论坛 betway必威app